梦里江湖8

忧伤的小白衣 2017-01-08 07:15:00 20人围观

  金鞭溪。
  黑狗帮总舵。
  大门口外站着两个门卫,一个秃头,一个大龅牙。
  周挽莹在大门口前站住了,她向里面瞄了一眼,然后冷冷的问一个秃头的门卫:“铁爪獒呢?,叫他出来见我。”
  铁嘴獒是黑狗帮的帮主,黑狗帮是全金鞭溪最大的黑帮。
  两个汉子相互看了一眼,心中感到诧异,这是哪里冒出来的疯丫头,竟然敢直呼帮主的名讳,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?秃头汉子大喝道:“想死的滚别处去,我们帮主是什么人都能见的吗?”
  周挽莹眉头一皱:“大胆,居然这样子跟我说话,你是活腻歪了了吗?”
  两个汉子同时愣住了,这女的好大的口气,她是什么来头?跟帮主是什么关系?还是先不要得罪为妙,大龅牙双手作了一揖,恭恭敬敬的说:“不知姑娘尊姓大名?”
  “周挽莹。”
  大龅牙一怔,这名字好熟悉,好像在哪里听过,他又问:“不知姑娘是我们帮主的什么人,来找他有何事,我们也好进去通报。”
  周挽莹说:“我是你们帮主的姑奶奶,至于有什么事,你们没必要知道,你直接去叫他来见我便是了。”
  大龅牙又是一愣,帮主都已经四十多岁了,哪来那么年轻的姑奶奶,定然是骗子,他大喝道:“小妮子,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?”
  “知道。”
  “既然知道,还敢来招摇撞骗,是不是嫌命长了?”
  “你可真是啰嗦啊。”周挽莹说完,人影一晃,走到大龅牙面前,啪啪扇了他两个耳光,然后抓住他的腰带,把他提起来,重重的摔在地上。
  秃子目瞪口呆,他看看躺在地上的大龅牙,又看看周挽莹,嘭的一声,关上大门,一溜烟跑了。
  铁爪獒正在大厅里面喝茶。
  秃子跌跌撞撞的跑进来:“帮主,不好了!”
  铁爪獒差一点呛到:“什么事啊,慌慌张张的,老子不是说了,在老子喝茶的时候,谁也不准来打扰的吗?”
  “有人来砸场子!”
  铁爪獒一口喷出来,他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:“你说什么?”
  “有人来砸场,还打伤了帮里的一个弟兄。”
  铁爪獒一拍桌子,站起来:“有意思,老子在金鞭溪呆那么多年了,一直都是老子去欺负别人,今天居然有人敢欺上门来了,那人什么来头?”
  秃子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,结结巴巴的说:“周挽……周挽什么来着?”
  铁爪獒一怔:“粥碗?江湖上没听说过有这号人物啊,他奶奶的,名号那么菜,想来本事也不会高明到哪里去,你让大龅牙去打发他得了,这种小角色不用来麻烦我。”
  秃子苦着脸说:“帮主,不行啊,我看还是您亲自出马比较好。”
  “怎么,大龅牙今天没有值班吗?”
  “不是,大龅牙已经让那丫头一招给打趴下了。”
  “什么?”铁爪獒眼睛都大了:“大龅牙是帮里数一数二的高手,能一招把他打败,那人绝非泛泛之辈,看来真的要我亲自出马了 ,老秃,去把老子的九尺大刀取来,老子要看看他,到底有多大能耐!”
  “是!帮主。”
  铁爪獒拿着大刀,气势汹汹的走到大门口,见大龅牙鼻青脸肿的躺在地上,他眉头一皱,心中生起了三分火气。但他见旁边站着一个姑娘,美丽动人,顿时火气又降下来了不少,这么漂亮的一个姑娘,还会武功,很适合做压寨夫人,他笑着问:“姑娘,这是怎么回事呀?是你把我手下打伤的吗?”
  “是啊,他们对待客人,粗声粗气的,一点礼貌也不懂,所以,我就出手替你管教了一下,怎么,你不会介意吧?”
  “哪里,这些无法无天的狗崽子,实在太不懂规矩,在下早就有意要好好教训他们一了,现在好啦,姑娘能出手帮在下管教他们,在下高兴还来不及,又怎么会介意呢,在下在这里多谢姑娘了。”铁爪獒说完,向周挽莹鞠了一躬。
  周挽莹笑着说:“看来你还挺通情达理的。”
  “姑娘过奖了,只是不知道姑娘今日光临本帮,有何赐教?”
  周挽莹道:“我来是想让你帮我办一件事的。”
  “不知姑娘想要在下办什么事?”
  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我们到一个僻静的地方,我慢慢跟你说。”
  “在下的卧房就很僻静,不如咱们到卧房里面说,不知姑娘意下如何?”
  “那你带路啊。”
  “好好好,姑娘请随我来。”
  铁爪獒把周挽莹带到自己的卧房,然后叫所有的人都出去,关上了门,他淫笑道:“姑娘,只要你的表现能令在下满意,别说一件事,就是一百件事,在下也依了你。”
  “令你满意么?这个很容易啊。”
  铁爪獒上上下下的看着周挽莹,道:“凭着姑娘婀娜的身材,妙曼的脸蛋,要令在下满意,在下也觉得不会太艰难。”
  周挽莹坐在桌子上,倒了一杯茶,道:“你过来。”
  “好好好。”铁爪獒抑制不住幸福的心情,兴高采烈的走了过去。
  卧房门口外,帮众们侧着耳朵,聆听里面的动静,他们觉得,周挽莹实是太漂亮了,就算是不能一亲芳泽,听听身音也是很不错的享受。过不了多久,他们就听到卧房里面,帮主的呻吟声,桌子的碎裂声。
  外面的人一个个愕然相视。
  “好大动静,看来帮主今天兴致不错啊。”
  “跑到桌子上面去了,呵呵,有创意。”
  过不了多久,里面又没有了动静,没人知道是什么情况,他们大多猜测,大概是帮主玩累了吧。
  卧房里面。
  铁爪獒伤痕累累,浑身颤抖的跪在地上。
  周挽莹喝了一口茶,笑道:“你满意了吗?”
  铁爪獒战战兢兢的说:“满……满意了。”
  “我说的话,你都记住了吗?”
  “记……记住了。”
  “很好。”周挽莹站起来,从怀里掏出一枚红色的药丸,道:“你张开嘴。”
  铁爪獒忐忑不安的张开嘴。
  周挽莹把药丸弹进铁爪獒的嘴巴。
  铁爪獒猝不及防,咽了下去。
  周挽莹笑着问:“味道怎么样?”
  铁爪獒紧张的说:“有……点甜,它……它是什么?”
  “十日断肠丹。”
  “什么?”铁爪獒脸都绿了:“它……它不会是毒药吧。”
  “你猜猜看。”
  铁爪獒脊背冷汗淋淋而下,名字那么恐怖,肯定剧毒无比。
  “你也不用太过担心,只要你按时完成任务,是不会有事的。”周挽莹说完,大笑着打开房门,大步离开了。
  帮众看着周挽莹离去的背影,瞠目结舌,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他们蜂拥的抢进房间,只见铁爪獒衣衫不整,披头散发,大汗淋漓的跪在地上,手里还拿着一幅画,一个个吃惊不已,纷纷询问:
  “帮主,你怎么累成这样子?”
  “帮主,您这次怎么那么快就完事了?不像你的作风啊。”
  铁爪獒把手里的画展开来,画中是一个俊俏的男子。
  铁爪獒擦了擦鼻血,说:“现在马上集合金鞭溪所有帮众,全城搜查,不要漏掉任何一个角落,一定要在十天之内找到这个人,否则谁也别想活命!”




发表评论
用户反馈
客户端